• 讲师介绍
  • 视频介绍

讲师介绍

艾美捷科技有限公司
核酸样品保存与提取专家,Norgen Biotek,中国区独家代理!

视频介绍

Norgen Biotek NGS事业部专家,与您畅聊RNA提取的世界!为什么说Norgen的碳化硅(SiC)技术优于传统的二氧化硅技术?请和我一起来看以下的五个原因。

 

一.广谱RNA结合

传统的基于二氧化硅的技术表现出偏向于捕获具有高GC含量的RNA和具有高分子量的RNA片段。然而,碳化硅技术已证明对所有RNA种类(包括小RNA;200 nt或更小的RNA)具有一致的结合亲和力。这为研究人员和临床医生提供了更完整的样本真实RNA图谱,从而避免了由于基于二氧化硅技术表现出的偏差性而可能导致的任何假阴性结果。

 

二.高灵敏度

用于病毒检测的RNA质量极大地影响了大多数商用诊断性病毒qRT-PCR检测试剂盒的灵敏度。Norgen的SiC技术可以产生非常高质量的病毒RNA,可以检测到低至400拷贝/毫升的唾液(即10个病毒拷贝/PCR反应)。这是检测超低病毒载量的理想选择,特别是在无症状和正在恢复的患者样本中。

考虑到发现存储在病毒传输介质(viral transport media,VTM)中的核酸会随时间的推移降解,SiC技术对RNA大小/序列没有任何偏见这一事实是有利的。产生的病毒片段RNA可使用Norgen的SiC技术有效捕获。相反,基于二氧化硅的技术将无法有效捕获这种片段化的病毒RNA,从而导致假阴性结果。SiC技术的使用确保了SARS-CoV-2的准确检测,而不考虑病毒RNA降解的时间依赖性。

 

三.无载体RNA提取

为了提高基于二氧化硅技术的RNA结合效率用以捕获超低RNA输入,通常在市售的病毒RNA提取试剂盒中使用poly(A)载体RNA。洗脱液中载体RNA的存在会显著降低靶序列的测序效率,从而严重影响RNAseq等敏感的下游应用。由于Norgen的SiC技术对捕获超低RNA输入的高灵敏度,不需要RNA载体,因此提高了靶序列的测序效率。

 

四.无苯酚/氯仿萃取

使用有害化学物质提取核酸(例如苯酚/氯仿)可能很费力,并且不适合高通量处理。

此外,使用苯酚/氯仿提取的RNA的质量可能不够高,不适用于敏感的下游应用。Norgen的SiC技术不使用苯酚/氯仿或任何有害的有机化学物质,因此提取的RNA的质量对于任何敏感的下游应用都是非常优秀的。

 

五.病毒灭活缓冲液

在疾病筛查程序中,使用通用传输介质(UTM)和VTM是常见的做法。但是,存储在这些介质中的样本使医学实验室的技术人员有可能接触到传染性样本。

包含裂解缓冲液(如Norgen的Lysis Buffer A和Buffer RL)的RNA提取是非常适合运用UTM和VTM的采样方法,因为它们会使UTM / VTM样品无感染性。

病毒灭活缓冲液

 

在听完小编的介绍后,您是不是很想知道Norgen Biotek为广大的科研工作者提供了哪些RNA提取相关产品呢? 艾美捷科技作为专业的生命科学领域解决方案供应商,为您推荐 中国区独家总代理 Norgen Biotek品牌的部分RNA提取相关产品。

 

更多样本提取相关产品,欢迎垂询艾美捷科技~ 400-6800-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