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内资讯 > 生物学霸精选
净赚 4 个亿!搞科研,就应该比流量明星赚钱!
2019-04-30 18:00   来源: 丁香园  点击次数: 关键词:

1964 年,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研制成功,两弹元勋邓稼先拿到了 10 元奖金。3 年后,中国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邓稼先拿到的奖金依然是 10 元;

2016 年,一则清华教授被骗 1760 万的新闻被曝出后,很多人关心的不是怎么被骗,而是一个大学教授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2017 年,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晒出了自己的收入,月薪不到 2 万元。


让人无比痛心,却又无可奈何,这就是中国搞科研的现状。


搞科研 = 穷



搞科研的,你就应该穷?


2019 年 3 月发布的科技成果合同金额排名中,山东理工大学的教授毕玉遂凭借一己之力,以 5 亿人民币的金额拔得头筹,比第二名的清华大学还多 5000 多万,更将一众名校远远甩在了身后。


一举成为中国高校转让科研成果合同金额之最!


不过,最令人振奋的不是这个!


而是学校把其中的 80%,足足 4 个亿,分给了这个教授。一个万元月薪的教授靠着科研成果一跃成为了亿万富翁。


科技让国家富强,而科研人员≠穷似乎终于要实现了!



搞科研的,这条路不易!


毕玉遂老师这项价值 5 亿的研究成果来得真的不易。


第一次差点被外国人骗走,第二次被人撬了实验室的锁差点给偷走。最后在国家专业团队的协助下才好不容易才申请了专利。


小编用简短的语言给大家讲述这个惊心动魄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叫毕玉遂是山东理工大学的教授。


嗯,学校普普通通,教授籍籍无名。


2003 年他接触到了全世界泡沫行业的一个难题:找到更清洁的发泡剂。


这一年,毕玉遂已经 49 岁了,哪怕只有 10 年就退休了,他还是决定尝试。


在发现欧美的物理发泡的技术壁垒非常完善以后,他决定另辟蹊径研发化学泡沫剂。


由于实验的保密性,发不了论文也申请不到资金,起初他只能自掏腰包。


2008 年,毕玉遂终于形成了一个初步的想法。


经过一年半左右的实验,2010 年的冬天,第一个样品终于在实验室研制成功。

为了保守秘密,从一开始,合成发泡剂的实验只有他们父子二人参与,合成的原料要保密,合成方法要保密。


2011 年,他们终于掌握了聚氨酯发泡的化学反应机理,合成了反应需要的新物质。


胜利就在眼前,但消息不胫而走。


2011 年的 3 月,在和跨国公司讨论合作中,对方提出提供半吨样品的不合理要求,双方不欢而散。


2013 年国庆节,毕玉遂实验室门锁被撬了。赶到的刑警队对现场进行了勘察,所幸只丢失了一些旧硬盘。


这两次事件让毕玉遂感到,对技术进行专利保护已刻不容缓


2016 年 2 月,事情终于出现了转机。


山东理工大学新上任的校长王学真给国务院写了封信详细介绍了这一技术。


5 月份,国家知识产权局调研组进驻山东理工大学,高效完成了 4 件国内核心发明专利和 1 项国际专利的主体撰写。


科研成果获得最大保护。


2016 年 12 月,这一类新物质 CFA8 其中的四个发泡剂分子获得美国化学会确认并完成 CAS 号注册。2017 年,由 2 件核心专利、3 件 PCT 国际专利,42 个外围专利组成的专利网布局完成。


毕玉遂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这一年,他已经 63 岁了。14 年的科研长跑终于迎来了一个终点。


2017 年 3 月,毕教授团队研发的专利技术以 20 年独占许可(美国和加拿大除外)授予了补天新材料技术有限公司,总价 5 亿元,创造了迄今为止全国高校专利授权的最高纪录。


2019 年 3 月发布的 2018 年科技成果转化报告中,山东理工大学凭借毕玉遂的这一技术成果排名第一。



搞科研的,就应该比流量明星赚钱


学校把 80% 的钱,足足 4 个亿,分给了这个教授。


让人欣慰,提起来赚钱的职业终于不再只有流量明星了,科研人员的劳动也可以得到认可。


搞科研也可以赚钱了。


当然,我们也不能忽视背后折射出来的值得反思的问题:


1. 研发项目申请到经费难


如果课题国外没有人做过,一般评审就难以通过,中国科学家申请国外类似课题,叫填补国内空白,达到国际领先,项目就容易得到青睐。


这种体制是从责任承担机制上考虑的,因为新的创新项目成功率低。


但跟随式研究,即使最后成功了,没有专利,商业化会遇到很多障碍,大多数这类项目最后的成果都无法落地转化,即使转化也会遇到知识产权纠纷。


2. 项目的知识产权保护难


整个项目过程中,毕教授完全靠着自己的智慧以最原始的办法来做到项目保密的。


项目的保密手段和知识产权保护措施如今已经很成熟,但是毕教授发现找不到合适的专业服务团队,因为不信任,也没有合适的渠道了解。


最后还是学校领导出面,写信给国务院领导,国家知识产权局派出化学部的资深审查员帮助检索,参与专利布局。


然而又有几个项目能够得到这样的待遇呢?


3. 成果转化难


在成果转化上,毕教授所在的大学几乎举全校之力。


「副校长带领,由财务处、法务处、资产处、科技处组成团队,力争谈出好价钱。」


一般情况下,科研成果属于国有资产,转让的审批程序会非常麻烦,学校还是非常开明的,点赞。


其次,这个项目最后估价达 5 亿,但是否能够卖到更高的价格;或者采用提成的方式而不是买断;或者直接以技术进行项目融资,设立公司;或者以这个项目为基础设立专项研究所,进一步挖掘项目价值。


这些都是可能的选项,但在目前的体制下,其他的选项都能很难得到支持。


我们科研管理体系而是需要全面的改革,从立项、知识产权保护、成果转化都需要大幅改革。


毕教授的经历开了一个好头,相信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科研成果转化的案例涌现。


科研人员才是我们国家最宝贵的人才,更加完善的科研管理体系让你们不仅活得有尊严,而且生活得够体面。


一个善待科研人员的国家,一定会是一个强盛的国家。


来源:知识分子、国家知识产权局、齐鲁网、山东电视台、国家科学技术部

封面来源:站酷海洛 Plus



编辑: dxy_qj8cq7lq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评论

评论 ()

本周

本月

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