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实验技术方法 > 免疫学技术 > 抗体抗原实验 > 抗原设计 > MHC 四聚体助力细胞治疗基础研究:CTL 表位筛选

MHC 四聚体助力细胞治疗基础研究:CTL 表位筛选

关键词: 细胞治疗 MHC 四聚体 2018-03-06 09:06 来源:好芝 点击次数:824

据统计,2015 年,我国癌症新发人数为 429.2 万。死亡人数 281.4 万,平均 5 年生存率 36.9%。肺癌、胃癌、肝癌、食管癌占到总数的 57%。细胞治疗,治疗病人的个体化差异较大。细胞治疗大有向精准发展趋势。

从临床角度,目前所开展的细胞治疗大多以 T 细胞为基础。血液肿瘤治疗,利用肿瘤特异性抗原(TAA)作为治疗靶点,使得 CAR-T 细胞治疗方法已得到有效验证,取得划时代性的突破。然而,利用 CAR-T 细胞治疗实体瘤的临床效果未能得到充分验证。因此,寻找有效治疗靶点,成为实体瘤细胞治疗基础研究的重要方向。

人们在对免疫过程的研究中发现并证实,特异性 T 细胞激活的前提条件是 T 细胞受体(TCR)和 MHC-肽复合物结合,因此细胞毒性 T 细胞(CTL)表位在其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CTL 表位 (CTL epitope) 一般长度为 8-10 个氨基酸,是蛋白抗原经抗原递呈细胞(Antigen process cell,APC)加工处理,随后与 MHC-Ⅰ类分子结合并最终递呈给 TCR 识别,引起有效免疫应答的短肽。

CTL 表位的筛选和鉴定在特异性 T 细胞应答检测中应用越来越广泛,同时在免疫诊断、治疗及疫苗的开发等都有重要作用。CTL 表位的筛选和鉴定一直是生物治疗的关注点。但传统的表位鉴定技术大多采用先合成大量的交叠肽,然后通过后续的淋巴细胞实验进行选取。这种实验方法费时费力、费用高并且鉴定效率低。MHC 四聚体技术的出现,为研究者创造了更为快捷高效的手段。

MHC 四聚体(MHC Tetramer)技术,是由美国斯坦福大学 John D. Altman 博士等人于 1996 年开发,用于抗原特异性 T 细胞的检测。其原理是借助生物素、链霉亲和素系统,将 MHC 和肽形成 MHC-肽四聚体复合物,增强了 MHC-抗原肽复合物与 TCR 之间的结合力,从而可通过流式细胞技术检测或分选特异性 T 细胞,大大提高了特异性 T 细胞的检测灵敏度。该复合物制备过程如下图所示:


鉴于 CTL 表位在免疫系统中的重要性,MHC 四聚体技术在抗原特异 T 细胞的表位分析上的应用被高度关注。T 细胞表位筛选方案一般根据所要研究的抗原肽相关蛋白,设计并合成多个交叠肽,然后将其分别制备成 MHC 四聚体,并进行分组,形成多组 MHC 肽四聚体混合物。用这些四聚体染色外周血单个核细胞(PBMC),通过流式细胞仪检测获得阳性反应组,随后将阳性反应组中所有的 MHC 四聚体再逐个染色 PBMC 鉴定,由此获得相关抗原蛋白的 T 细胞表位。这一筛选方案具有快速、灵敏、高效的优势。

近年来,已有研究者成功地将 MHC-肽四聚体技术应用于 T 细胞表位的鉴定工作。

HelixGenTM MHC 四聚体试剂

广州好芝生物推出的近 300 种 HelixGen TM MHC 四聚体产品,能快速、简便地实现对抗原特异性 T 细胞(Antigen-specific T cells)的定性与定量分析。适用于全血、外周血单核细胞(PBMCs)、细胞系等样本类型

四聚体技术优势

与其他应用于 T 细胞检测的传统方法相比,如酶联免疫斑点检测(ELISPOT)、单细胞 PCR 等,MHC 四聚体分析技术具有以下优势:

高灵敏度:可检测血液中低丰度(≤1%)的抗原特异性 T 细胞?高特异性:极大提高了 TCR 与 MHC-抗原多肽复合物结合的特异性

稳定性好:检测结果一致性好,可重复性高

多样化/个性化:可定制,合成特异的抗原多肽片段,组合成各种 T 细胞选择性 MHC 四聚体?定性/定量分析:可结合流式细胞术实现对抗原特异性 T 细胞群的定性/定量分析

个性化定制服务流程

1. 客户提供需要定制的四聚体的 Peptide、MHC Restriction。

2. 我们免费帮客户分析肽段亲和力并评估是否达到合成要求(1-2 个工作日)。

3. 确认订单:

1)亲和力评分达到合成要求:直接下单生产;

2)亲和力评分未达到合成要求:根据客户的需求确认订单,但客户需要承担因合成失败所花费用。

4. 生产、质检(4-6 周)。

5. 发货

推荐阅读:

1)CTL 表位筛选

[1] Heo Y, Hwang S, Kwon O, et al. Structural aspect of novel HLA-A*02 allele, A *0286,identified by sequence-based typing[J ]. Tissue Antigens, 2006, 67 (1):84-85.

[2] Altman J, Moss P, Goulder P, et al. Phenotypic analysis of antigen-specific Tlymphocytes[J].Science,1996;274(5284):94-96.

[3] Murali K, Altman J, Suresh M, et al. Counting antigen-specific CD8 T cells :a revaluation of bystander activetion during viral infection[J].Immunity,1998,8 (2):177-187.

[4] Novak E J, Liu A W, Gebe J A, et al. Tetramer-guided epitope mapping :rapid identificatio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immunodominant CD4+ T cell epitopes from complex antigens[ J].J Immunol,2001,166(11):6665-6670.

[5] Reijonen H, Kwok W W. Use of HLA class II tetramers in tracking antigen-specific T cells and mapping T-cell epitopes[ J].Methods,2003,29(3):282-288.


编辑: 齐梦霞2
相关实验方法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生物学霸
帮助你升级成为学霸。
查看
生物学霸二维码

微信关注
生物学霸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