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随着科技的发展,医学技术有了很大的进步,很多疾病得到了解决,但是医学研究仍然面临着很多的挑战,而白血病淋巴瘤的治疗和检测日益成为了普通群众关注的热点。目前,最广泛使用的血液恶性肿瘤分类方法是由世界卫生组织(WHO)依据国际权威血液学和肿瘤学专家共同建议制定形成的。WHO对于恶性血液病的主要分类包括髓系来源,淋系来源,未定系列的急性白血病,霍奇金淋巴瘤,组织细胞/树突状细胞肿瘤,和移植后淋巴细胞增生性疾病。髓系疾病包括5个分组, 每个小组又可包括一些疾病变体,而淋巴系统恶性肿瘤的分类是依照细胞分化成熟度(前体型或成熟型)和主要的细胞系列(B或T/NK细胞)来进行。血液恶性肿瘤的诊断需要结合多种检测方法分析,其中包括形态学,组织学,细胞化学,免疫表型,细胞遗传学和分子生物学方法。然而,通过流式细胞仪来了解细胞免疫表型在诊断过程中起著核心作用,因为它提供了一种可分析性的手段。

流式免疫表型诊断血液肿瘤的优势:


1、可以通过细胞大小、颗粒、抗原强弱区分细胞群;
2、可以去处死细胞;
3、检测灵敏度高,可以检测弱表达抗原;
4、多色分析-更精确的确定特定细胞的表面抗原特性;
5、可以检测同一组织位点共存的两种肿瘤;
6、体液和细针穿刺得到的活检组织(非侵袭性的损伤)均可进行检测。

 

急性髓系白血病(AML)

临床和血液学特点:AML主要在成人中发病,随著年龄增加其发病率也越高,主要是由于白血病细胞大量增殖替代并抑制了正常骨髓造血细胞生成。大多数病人表现为正常红细胞性贫血,脸色苍白及相关的心血管症状。白细胞总数各异,一般含有一定比例不同分化程度的原始细胞,中性粒细胞减少。常伴有血小板减少,在急性早幼粒细胞性白血病中出现血小板减少常常与弥漫性血管内凝血(DIC)有关。

分类:通常情况下,对于可疑AML患者,在经过最初的形态学、免疫化学以及细胞免疫表型检测后,可最初评价是(a)确认为髓系白血病,(b)判断有无单核细胞,幼红细胞或巨核母细胞成分,(c)证明是否存在不典型的免疫表型特征。

髓系相关抗原有很多种,但可以明确为髓系特异性表达抗原标记的只有细胞质髓过氧化物酶(cMPO)。cMPO可以通过细胞化学,免疫组织化学或流式细胞仪进行检测,尽管在实际工作实践中细胞化学可能是最广泛被用于第一线的检测手段,但是应当指出,细胞化学检测MPO的敏感性低于免疫学技术,免疫学技术可以同时检测到具有生物学活性的MPO以及不具有生物活性的MPO前体蛋白。如果超过3%以上(通常作为定义cMPO阳性表达的阈值)的原始细胞MPO的表达阳性,即可初步诊断为AML,接下来可以做第一步免疫表型检测进行确诊和亚型分类。如果细胞化学检测提示cMPO阴性(最好流式细胞仪也提示阴性表达),则免疫分型检测主要用来区分这种cMPO阴性表达的未成熟型白血病与:(i)没有表型特征的系列(急性未分化型白血病),(ii)有髓系表型分化的证据,但没有淋系表型分化的证据(急性单核细胞白血病,急性红白血病和急性原始巨核细胞白血病),或(iii)有淋系表型分化的证据,但没有髓系表型分化的证据(前体B和T细胞淋巴母细胞性白血病/淋巴瘤)。

贝克曼库尔特L&L系列分析组合特别适合用于急性白血病筛查检测,其中髓系组合包含了所有常用的特异性抗原(CD11b,CD14,CD15,CD16,CD117,CD13和CD33)以及各种分化标记(HLA-DR和CD34)。在实际应用时,为了确保可靠的分类以及识别不典型的变异体,当检测一份新的未成熟型白血病标本时,应同时使用贝克曼库尔特的L&L髓系组合(3管)、B系组合(2管)、T系组合(2管)。利用贝克曼库尔特的这3种系列组合进行检测获得的不同白血病亚型的典型免疫表型谱概括在表4中。对CD13和CD33组合检测(髓系组合,3号管)是重要的,因为这些抗原在不同的AML患者中表达并不一致(AML中CD13+CD33+,CD13-CD33+,CD13+CD33-和CD13-CD33-细胞亚群各自的比例分别为65%,23%,8%,4%。此外,在同一个管中组合检测CD11b,CD14,CD15,CD16与CD45(髓系组合,1号管)有用于帮助同时区分鉴别单核细胞型(CD11b+CD14+CD15+CD16-)和非单核细胞型(CD11b-CD14-CD15-CD16-或CD11b+CD14-CD15+CD16-)中的未成熟髓系细胞和成熟的粒细胞(CD11b+CD14-CD15+CD16+)。全面的第一线的免疫分型方法如贝克曼库尔特的L&L系列组合同样也能提供异常表型表达的信息。虽然AML原始细胞表达淋系相关抗原(例如CD2,CD7和CD19)是常见的,可能确实提示存在某种遗传学亚型,但这种情况不应被立即解释为'双表型'或'混合系列,应当进一步做免疫表型二次筛查,以此判定急性混合型白血病的可能性。
 

 


 

成熟的B细胞肿瘤

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小淋巴细胞淋巴瘤


CD19,CD20和CD21等B细胞相关标志持续性表达而CD22弱表达甚至不表达。很多情况下,细胞表面可显示免疫球蛋白(SIg)的克隆表达(κ或λ轻链限制),但是一般来说比较微弱(dim)。但是,尽管SIgdimCD5+CD10-CD23+FMC7-混合表型高度提示为CLL,而且一般可与其他成熟B细胞疾病区别诊断,但是还是需要注意有少部分不典型表型的病例存在。包括较高密度表达SIg(明亮的),CD23阴性,FMC7和/或CD38阳性的病例。人们对CD38特别感兴趣,因为CD38的高表达往往与功能性细胞内Zata链相关蛋白激酶(ZAP-70)相关,被认为是预后不良的指标。

 

B幼淋巴细胞白血病(B-PLL)


免疫表型上,B-PLL细胞膜表面高密度表达SIg和FMC7,同时表达CD19,CD20和CD22等B细胞相关决定簇(表10)。CD38和ZAP-70有不同水平的表达,但与CLL/SLL不同,他们没有重要的预后提示作用。CD5和CD23只有在少数病人中表达。尽管有时与套细胞淋巴瘤(MCL),脾边缘区淋巴瘤(SMZL)及有高比例幼淋巴细胞样的CLL鉴别诊断困难,但是用免疫表型谱及对MCL相关的t(11;14)(q13;q32)易位的遗传分析可阐明类型。


脾边缘区淋巴瘤(SMZL)


B细胞相关抗原CD19,CD20和CD22持续表达,CD79a,CD79b和FMC7在大多数病人中表达,限制性的SIg轻链一般是中等密度(明亮的)表达。CD5,CD10,CD23,CD25和CD103一般不表达,但是偶有病例出现阳性。CD11c的表达差异很大。与毛细胞白血病鉴别诊断时,CD25和C103阴性可能是最有提示意义的。

 

毛细胞白血病(HCL)


免疫表型上,HCL细胞显示明亮的SIg染色,表达CD11c,CD19,CD20,CD22,CD25,CD103和FMC7。CD5,CD10和CD23一般不表达,偶尔有CD5+的病例报道。

 

淋巴浆细胞淋巴瘤(LPL)


肿瘤性B细胞呈现SIg+,而浆细胞样细胞更多呈现胞浆内免疫球蛋白和CD138表达。占主导的表型为CD19+CD20+CD79a+。一般没有CD5,CD10和CD103。而CD11c,CD22,CD23,CD25和CD38的表达则多变化。

 

骨髓瘤和浆细胞白血病


免疫表型上,骨髓瘤病人的骨髓浆细胞有重链和轻链限制的胞浆免疫球蛋白(CIg),但是没有SIg。多数是CD19-和CD45-,但是表达CD56(少数病人也可观察到CD19-CD56-的浆细胞组分),CD38(明亮的),CD79a和CD138。偶尔也有恶性浆细胞表达CD10,CD20和HLA-DR。PCL病人的浆细胞与骨髓瘤病人相似,但是CD56更可能缺乏表达。骨髓瘤和PCL的表型谱与正常的多克隆浆细胞不同,正常的多克隆浆细胞表型谱一般为CD19+CD38+CD45+CD56-和CD138+。

 

套细胞淋巴瘤(MCL)


免疫表型上,恶性淋巴细胞表达轻链限制的SIg(明亮的),CD5,CD19,CD20和FMC7抗原。CD10和CD23一般不表达,极少有病例出现阳性。

 

 

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DLBCL)


免疫表型上,某些DLBCL病例有典型的生髮中心B细胞表型,这与滤泡性淋巴瘤相似(几乎所有的转化FL有该表型,但是,反过来不能确定所有拥有这些特征的DLBCL是FL转化而来),而大多数其他病人的表型是非生髮中心型(CD23缺乏)。细胞表面和胞浆内免疫球蛋白的表达水平不一,多数病人表达B细胞相关抗原CD19,CD20和CD79a,有些病人出现CD5+和/或CD10+。有些间变型的病人可出现CD30+,中心母细胞型为主的病人BCL6常为阳性,而CD138在免疫母细胞型病人中往往呈阳性。高增殖指数是所有亚型的一致特征,用细胞核Ki-67的表达来表示。

 

伯基特淋巴瘤(BL)

免疫表型上,所有形式的BL都相似,都表达明亮强度的轻链限制的SIg,CD19,CD20和CD22等B细胞相关抗原以及CD10和CD38。核TdT不表达,但是有很大一部分细胞呈Ki-67+。约90%的病人中存在染色体异位,即原癌基因c-MYC从正常的8号染色体位置异位到14号染色体上抗体重链基因的增强子附近。因此,分子生物学检测可用于鉴别BL和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DLBCL)。BL和DLBCL的中间形式也可出现MYC基因异位,但是不出现在免疫球蛋白基因附近。
 


 

成熟的T细胞肿瘤

T幼淋巴细胞白血病(T-PLL)


T-PLL是一种罕见病,占全部幼淋巴细胞白血病的20%,占全部成熟淋巴肿瘤的2%。表型上大细胞和小细胞型T-PLL相似,一般表达CD2,CD3,CD5,CD7和TCRαβ,但是不表达CD1a和HLA-DR。60%病例表现为CD4+CD8-,15%病例表现为CD4-CD8+,25%病例表现为CD4+CD8+,罕见有CD4-CD8-的病例。CD4/CD8共表达在小细胞型中更普遍,可作为诊断T-PLL有用的指征。

 

T大颗粒淋巴细胞(T-LGL)白血病


WHO把免疫表型CD3+和有克隆性T细胞受体(TCR)重排的(β链基因重排比γ链更常见)、形态特定的大颗粒淋巴细胞持续性增加的情况分类成T-LGL白血病。所有T-LGL白血病人免疫表型为CD3+,TCRαβ+(常见)或者TCRγδ+(罕见)。TCRαβ+表型的病人80%为CD4-CD8+(或CD4-CD8dim),偶尔也出现CD4+CD8+或CD4+CD8-抗原表型。相比之下,TCRγδ+表型的病人为CD4-CD8+(60%)或CD4-CD8-。此外,除了有些病例出现CD5-和/或CD7-以外,大多数T-LGL白血病人表达CD2,CD5和CD7。NK细胞相关抗原的表达随TCR,CD4和CD8表达谱的不同出现变化,但是多数病人为CD16+和CD57+,而CD56较少稳定表达。

 

慢性NK细胞淋巴增殖性疾病(CLPD-NK)


WHO分类把CLPD-NK描述为CD3-的NK细胞持续性(>6个月)扩张(一般>2×109/L)的一种罕见情况。免疫表型上,大多数病人为CD2+CD3-CD5-CD7+(表11)。CD4/CD8的表达模式多数为CD4-CD8-,偶尔可见到CD4-CD8dim。多数CD3-LGL扩张为CD16+CD56+,而CD57的表达多变。

 

侵袭性NK细胞白血病


一种罕见的NK细胞系统性增生为特征的疾病,亚洲人居多。患者多为青少年或青年(中位年龄39岁)。尽管没有可信的证据表明侵袭性NK细胞白血病与结节外鼻型NK/T细胞淋巴瘤直接相关,但是它们的免疫表型相同。肿瘤细胞表达CD2,CD7,CD16,CD38,CD56和HLA-DR。CD3,CD4和CD5不表达。而CD8,CD11b和CD57的表达多变。由于肿瘤细胞是CD3-,因此没有TCR基因的重排,但是在很多病人中可检测到EB病毒的基因组,也有报道许多染色体异常的病例。

 

成人T细胞白血病/淋巴瘤(ATLL)


ATLL细胞形态上有差异,但是急性型ATLL的多形淋巴细胞有特殊的脑回状和多叶状细胞核。与之相比,慢性型ATLL细胞较小,多叶状核也不明显。不同亚型的ATLL的免疫表型特征相同,表达CD2,CD3和CD5,不表达CD7。CD25高表达,大多数病例为CD4+CD8-,极少数病例为CD4-CD8+,CD4+CD8+或CD4-CD8-。

 

肝脾T细胞淋巴瘤(HSTL)


形态上,肿瘤淋巴细胞很普通,很少的无颗粒胞浆和不明显的核仁。表型上,CD3+的肿瘤T细胞特征性表达TCRδ1,而TCRαβ不表达。一般CD2+CD5-CD7+。另外,多数病例为CD4-CD8-,极少数病例为CD4-CD8+。NK细胞相关的CD16和CD56也经常有表达。

 

塞扎里综合征(SS)


形态上,Sezary细胞减小或中等大小的淋巴细胞,脑形状细胞核,染色质凝集成团,核仁不明显。多数患者的绝对白细胞计数只有中等程度的增高,只有极少数患者有明显的白细胞增多现象。免疫表型上,多数为CD3+CD4+CD5+CD7-CD8-,而CD4-CD8+罕见。

 


 

血管免疫母细胞性T细胞淋巴瘤(AITL)


免疫表型上,AITL的克隆性T细胞一般表达CD2,CD3,CD4,CD5,CD38和CD45RO,但是缺乏CD7,CD8和CD56。某些患者中CD3和CD4可不表达或微量表达。由于需要区分恶性AITL细胞和共存的非肿瘤T细胞(静息的CD4+和活化的CD8+)以及多克隆B细胞,因此,免疫表型分析比较複杂,而AITL患者结节和外周血肿瘤T细胞一般表达CD10,这有助于免疫分型。用流式细胞和免疫组化方法也可在反应性淋巴组织增生中发现CD10的表达,这说明CD10+表型支持了AITL是从滤泡T细胞来源的,而不是代表肿瘤相关的异常抗原。CD10+可帮助区分AITL和其他外周T细胞淋巴瘤(PTCL),也可区分外周血中正常和肿瘤T细胞。

 


 

CDS: 定制设计服务

贝克曼库尔特公司为研究者提供高质量产品的服务已逾75年。我们的定制设计服务(CDS)能够提供个体化的设计选择,为您的多色流式和图像需求提供自定义方案。作为多色流式细胞术公认的领导者,我们的CDS产品选择包括纯化的抗体、单色/多色抗体复合物、以及完整的优化服务。多种荧光素的选择,能满足特殊的多色实验设计需求。我们有广泛的CDS业务提供干燥、温度稳定包装的多色混合抗体。


无论您是在寻找我公司抗体中不同的荧光素偶联,还是需要定制您自己的偶联抗体,CDS都能够提供实惠且高质量的定制抗体偶联服务。我们的CDS服务范围包括从定制抗体偶联到多色组合方案的优化。此外,我们的干粉试剂- DuraClone产品线,能够简化并加快样本制备及处理过程。得益于DuraClone的温度稳定性,我们的干粉试剂可以保障在整个课题研究期间内同一批试剂的室温保存,省去冷藏空间和新批次间的鉴定。DuraClone定制的多色混合方案集成于单个试管中,即开即用。

 

结语

近年来白血病的免疫分型已成为诊断血液恶性肿瘤不可缺少的重要标准之一。流式细胞术以其快速、多参数、能客观定性又定量测定细胞膜、浆、核的抗原表达等特点成为了目前白血病免疫分型的公认的方法。一直以来,贝克曼库尔特都致力于为了人类的健康产业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从上个世纪开始,我公司就一直为白血病的免疫分型提供最新的仪器,从XL到FC500,再到如今全球最新的3激光十色的临床流式细胞仪Navios,贝克曼库尔特在这30年里同时开发了最优质的诊断试剂,并且提供个性化的试剂定制服务,一如既往,为临床诊断提供便利。

 

本专题所有内容由贝克曼库尔特商贸(中国)有限公司